孝感新闻网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广电传媒集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孝感新闻网 门户 槐荫周刊 查看内容

他们因何反目成仇—— 举国体制下的师门恩怨

2016-10-25 09:28| 发布者: hyzk| 查看: 4260| 评论: 0

摘要: ▲2014年4月,朱志根因身体原因主动向国家体育总局请辞,孙杨正式更换教练,当年的冠军师徒在一番风风雨雨之后最终还是分道扬镳。图为2013年全运会期间,孙杨参加比赛,朱志根随同照顾。 ▲马俊仁与王军霞的师徒恩怨 ...

▲2014年4月,朱志根因身体原因主动向国家体育总局请辞,孙杨正式更换教练,当年的冠军师徒在一番风风雨雨之后最终还是分道扬镳。图为2013年全运会期间,孙杨参加比赛,朱志根随同照顾。

  ▲马俊仁与王军霞的师徒恩怨,是中国举国体育机制下的一道伤疤。     从何智丽VS张燮林、王军霞VS马俊仁到王濛VS李琰、孙杨VS朱志根,在当今中国体坛上演了一幕幕师徒反目闹剧。在中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下,教练和运动员没有血脉亲情维系,又缺少契约,那么在性格和利益发生问题的情况下,在双方的责权利方面很容易发生纠纷。

“性情中人”的师徒反目
       “你永远是我的师傅!”被岳不群赶出师门的令狐冲依然能笑傲江湖,只因他战胜了心魔,没有仇恨,就没有解不开的心结,令狐冲博大的胸怀让这对华山派的师徒反目以释然传为千古美谈。
       可惜的是,在当今中国体坛上演的一幕幕师徒反目闹剧,大多数是以鱼死网破收场。虽然总体很难说清谁对谁错,但大体都可以寻到“性格”或“利益”的脉络。
       当年的何智丽,就是一个性情中人。那年在新德里世乒赛上,因为管建华战胜已经杀入决赛的韩国选手梁英子更有把握,所以球队安排与管建华半决赛对阵的何智丽输球。而何智丽采取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应对策略,半决赛打了管建华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最终她夺得了世界冠军,但得胜回来,却受到排挤,最终无缘次年的奥运会名单,一气之下,何智丽不仅公开了自己与主教练张燮林的矛盾,而且后来远走他乡,直至代表日本在亚运会上,喊着“呦西”击败邓亚萍夺冠。
       另一桩由“性格”引发的师徒反目,发生在短道速滑队。当初不对付的王濛和李琰,一个是奥运冠军,一个是培养了奥运冠军的功勋教练,两人都觉得对方得敬着自己,日常大事小情,难免有所介怀,于是2007年初的亚冬会上,王濛炮轰李琰,随即甩下“国家队不适合我”的片儿汤话,回了省队。两人关系降入冰点。之后,两人关系虽然有过短暂升温,但是在如何“维护关系”的问题上,两人方式方法还是有所不同,从丽江群架和青岛斗殴事件后,王濛突然要与李琰划清界限,说:“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其实平时暗地里说王春露最多的人是你。今天我再最后一次叫你一声‘教练’。”

“家长制”下的新旧思维冲突
       为利益走到尽头的师徒缘分,在近年来也不鲜见。
       2006年9月份,中国田径著名教练王德显突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四面楚歌之中。而给他带来莫大烦恼的,正是他昔日的几个女弟子:孙英杰、艾冬梅,郭萍和李娟。2006年9月18日,王德显曾经执教的火车头马拉松队四名退役女队员艾冬梅、郭萍、臧云杰、李娟,以王德显“侵占财产”罪正式向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终于让王德显第一次不得不披上被告的外衣,与昔日爱将对簿公堂了。就在王德显正为工资案焦头烂额之际,另一昔日爱将,世界级中长跑名将孙英杰在媒体上公开表示和王德显断绝师徒之情,并向媒体曝光——王德显曾经将其锁骨打断并以黑社会相威胁。
       与王德显事件不同,马俊仁与王军霞的师徒反目如今到了新的阶段,性侵事件的披露让这两人再无和好的可能。

“契约精神”大于“私人感情”
       在欧美,职业化和商业化程度较高的个人项目,如网球、高尔夫球等,教练都是运动员自己聘请的,和运动员之间签订工作合同,合同里面把报酬以及责任义务一概列清,不敢说这类项目的师徒之间培养不出感情,不是坊间就有传闻,小威聘的教练练着练着就成了他男朋友了。但这只是个例,这些合同就和企业聘任职业经理人一样,感情拗不过合同,达不到标准,您结账走人,彼此微笑着说“拜拜”,分手也还是朋友!
       而欧美一些职业化程度不高的项目,近年来开展得好的国家,也纷纷效仿了中国的举国体制,也就是成立国家集训队,由专项运动协会聘请教练,集中训练管理,受雇教练员对协会负责,同样签署工作合同,同样是“契约精神”大于“私人感情”,同样是达不到满意收成您另谋高就,所以在欧美竞技体育的师徒之间,实际上是靠契约维系的。
       而中国竞技体育的人才培养体制,讲究的是“追根溯源”。什么叫“追根溯源”,每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后,你看看因冠军而奖的“一趟线儿”就明白了:从国家队到启蒙教练,凡是和奥运冠军沾边儿的教头,没有一个分不到“羹”的,只有多少的差别。这其实揭示了,中国的教练和运动员,在没有血脉亲情维系的情况下,又缺少了契约,那么在性格和利益发生问题的情况下,在双方的责权利方面很容易发生纠纷。
       其实在孙杨与朱志根的矛盾爆出之前,就有一种观点,认为孙杨应该打造属于自己的团队,即类似李娜等网球选手的“单飞”。但理想归理想,现实情况是,孙杨是成长于中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之下,他成功前的每一步成长,背后都有国家各级体育部门、培训单位以及其中的工作人员的付出与投入,如果孙杨在成功后突然切断与这一切的联系,那么之前国家在他身上的付出和投入,又应该如何来计算?如何来补偿?
       更何况,游泳项目并非像网球和高尔夫球等项目那样职业化,孙杨虽然也是世界泳坛的顶级巨星,但如果没有国家投入,仅靠孙杨自己常年维持一个专业团队的运转,是非常吃力的,既然如此,他与朱志根“师徒陌路”后的矛盾也只能通过体制内的方式来解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147号


QQ|Archiver|孝感新闻网 ( 鄂ICP备15006266号-1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广电大楼8楼 联系电话:0712-2310111 商务电话:0712-2310111 投稿邮箱:xgnews@qq.com

Copyright 2008-2015 孝感广电传媒集团.孝感新闻网.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626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310111 举报邮箱:xgnews@qq.com

GMT+8, 2019-11-17 16:35 , Processed in 0.274451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