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新闻网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广电传媒集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孝感新闻网 门户 槐荫周刊 查看内容

从武术到梨园 “礼崩乐坏”时代的“弟子规”

2016-10-25 09:26| 发布者: hyzk| 查看: 2124| 评论: 0

摘要: ▲2009年10月9日,来自京剧界、全国各地17家重点院团等单位的30名弟子拜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叶蓬为师。其中包括著名京剧演员于魁智。▲电影《师父》讲述的是一种老派武林的“规矩与道德”。 “拜师”是学习传统技艺的 ...

▲2009年10月9日,来自京剧界、全国各地17家重点院团等单位的30名弟子拜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叶蓬为师。其中包括著名京剧演员于魁智。

 ▲电影《师父》讲述的是一种老派武林的“规矩与道德”。
     “拜师”是学习传统技艺的头等大事,中国很多传统的项目都讲究拜师学艺,如戏曲、书法、国画、中医、针灸等传统文化。递帖拜师敬重师道等不仅是中国传统社会中三纲五常伦理道德的折射,也凸显了以“家”为载体实现“德”与“道”的师徒制传承方式。
       如今,伴随着时代的转型,确立“师道”、执“弟子规”的百年弦音也变了调,无论是电影《师父》讲述的“规矩与道德”,还是《百鸟朝凤》里老唢呐人与传承的悲情,都是对现实的写照。“礼失求诸野”,我们有理由从传统行业的深处,打捞起那些规矩和礼数,将它们作为一种坚硬的内核,骨子里,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命脉的审视与找寻出路。

武术师徒制的“规矩与道德”
       8月15日下午,在位于广东佛山的叶问纪念馆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拜师”仪式,五名中国武术散打冠军分别向咏春拳传人叶准师父行拜师礼并斟茶拜师。叶准师父寄语弟子们:“要用心学习咏春拳,认识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传承武术。”此外,叶准师父还现场指点咏春拳,讲解咏春拳要点。
       武术界向以拜师仪式繁琐、师徒师承关系名分极严著称于世。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曾把能否确立“师道”看成是习武者能否有得的一大条件,因而有言:“敬习之道,先重师礼”。
       传统拜师仪式上徒弟向鼻祖、师爷、师父、师娘行过三拜大礼,然后呈上《拜师帖》,内有压帖礼,接着拜同门、见证人。师父及两名以上见证人在《拜师帖》上签字等一系列手续后,方能进入师门,成为师父的入门弟子。
       在传统的农业社会中,除了家传外,师徒传承是传统武术最基本的延绵方式。比如形意拳,一个姿势都有练法、打法、演法三种变化,书本上没有,只有拜师后,才能知道周全。从山东走出来的传奇散打王柳海龙曾在接受采访时感慨:“像我这么快拿出成绩,第一要感谢启蒙期的训练系统,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老师,方向错了,那永远不会成功。”
       传统武术中的师徒关系对于师父、徒弟都有严格的要求:谈玄授道,贵乎择人,递帖拜师敬重师道等都是中国传统社会中三纲五常伦理道德的折射。这种师徒关系以模拟血缘关系为机制, 是一种扩大化了的血缘传承,“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投师如投胎”等众多武术谚语便是师徒——父子关系的真实写照。
       因此,以师徒传承习武方式结聚的社会群体内部的上下等级界限森严, 经验智慧和常识在师父、师兄中具有绝对意义,而且这种单向灌输式的传承方式充满了祖宗崇拜和族权威慑。
       师徒制的传承方式使得传统武术千年不绝,完成了时间上的承继,同时以“家”为载体,通过传统武术实现“德”与“道”的不懈追求。但同时,传承者之间的因循守旧、师父对徒弟创造力的束缚和对尊严的漠视,狭隘门派观念的影响等也成为武术师徒制情性一面的体现。
       新时期,传统武术传承已非一人一师、一地一拳所能包涵,还有较多传统意义的师徒已转为更加多元化的形式。在香港电影史上众多的武行群体中,成龙与洪金宝二人原本都是于占元的徒弟,两人与元奎、元德、元华、元彪、元俊等人被称为七小福。随着发展的需要,两人分别衍生出影视业界的成家班与洪家班两大群体,在香港的武行繁荣时期,各领风骚。
       不可否认,演艺界名人的跨界拜师,往往属于玩票性质,师傅在江湖或庙堂上颇有人脉资源,徒弟非富即贵,对于师徒双方来说,这是一种资源置换,只是蒙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

“衣包借牒”: 
传统与革新之间的断裂
       被誉为“齐鲁梅派第一枝”的张春秋,在梨园经历过半个多世纪的潮汐跌宕,她最为珍视的是1954年与恩师梅兰芳先生的合影:尺寸不大,镶在乌木相框里,照片中端坐的梅先生着浅色西服打领带,年轻的张春秋站在先生侧后,留着学生头,穿一件短袖团花斜襟上衣,黑色长裤,表情虔诚恭谨。彼时,张春秋是江苏省京剧院的当家旦角,“梅先生看我唱作俱佳,身材扮相都好,又勤奋,说我是好苗子,要我等他回上海之后拜师。”
       在梨园行,拜师是件大事。照规矩,拜师要有引荐师,要择定吉日举行拜师仪式。仪式大多设在饭庄,首先学生先向祖师爷磕头,然后分别向师傅、引荐师、师伯、师叔磕头认师,再拜见各位师兄。行礼完毕,设宴款待。宴席结束后,新徒随师回家,拜见师娘、师兄、师嫂等,一一呈上见面礼。师傅也要给徒弟回礼,称为“衣包借牒”。
       从此,张春秋便成了梅兰芳的入室弟子。梅兰芳特意嘱咐:“工资少,不用大肆设宴,象征一下就行。”张春秋却不肯简慢,她特意在上海最好的西点店选了四样西点和蛋糕,仔细包装提到梅家。拜师时梅先生说:“如今是新社会了,你就不用磕头行礼了。”张春秋则坚持跪下磕头。
       在这里,传统师徒制与革新之间的断裂,可见一斑。
       戏曲属于民间技艺,独特的历史环境和条件造就了一大批靠戏曲技艺谋生的民间戏曲艺人,他们同病相怜、互相扶携、口传心授、代代联姻,形成了子承父业、血脉相连的庞大家族群体,也由此诞生了诸多流派,比如京剧数百年来形成的前后三鼎甲、前后四大须生、四大名旦、三大名净等局面,堪称京剧历史上永远的巅峰。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世家传统遗风的强固力量和长期延续,尊师重教是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梨园行的人都知道,张君秋是得到尚小云的赏识和栽培的。1984年,适逢尚小云诞辰85周年。遥想当年,心存感激的张君秋说:“对我来说,得以结识尚先生,实在是件意想不到的事。那时我16岁,在王又宸的班社搭班。有一次在华乐戏院演《二进宫》,尚先生来看我的演出。演出刚结束,经理就来叫我,说尚先生在前台柜房等我,要见见我。尚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豪爽、痛快,见面后没说几句话,就表示要教我,让我到他家去。在那‘艺不轻传’的旧社会,尚先生如此主动、热情提携后进,实在令人感动。”
       后来,尚小云得知张君秋与另一位艺人李凌枫的师徒合同尚未期满,不便行师徒之礼,也丝毫不予计较。俩人同台演出的第一个戏,便是尚派经典剧目《福寿镜》。那时尚小云三十六七岁的年龄,艺业兴旺。要是换了别人,正该趁这岁数给自己大赚大捞呢。
       尚小云的家世是很有根底的,是清初诸藩之一的平南王尚可喜的后裔。谁料想一场“义和拳”,不得不沦为王府书童。后来被王府王爷送到戏班学戏,尚小云成名后,把那王爷和福晋的寿诞始终记在心上。他们生日的前一个月,尚小云便去王府唱一个晚上的堂会戏,凡新排尚未公演的戏,又都总是在那王府先露,一场《玉堂春》至今都被梨园行和老辈儿戏迷津津乐道,并被专业研究者列入20世纪有名的精彩堂会戏。
       这样的演出,尚小云分文不收。说:这是孝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147号


QQ|Archiver|孝感新闻网 ( 鄂ICP备15006266号-1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广电大楼8楼 联系电话:0712-2310111 商务电话:0712-2310111 投稿邮箱:xgnews@qq.com

Copyright 2008-2015 孝感广电传媒集团.孝感新闻网.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626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310111 举报邮箱:xgnews@qq.com

GMT+8, 2019-11-17 16:35 , Processed in 0.30935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